乐视欠薪者仲裁现场记:万万没想到是这种结局

[2017-07-16 12:32:34] 来源:综合 编辑:潘岳峰
评论 点击收藏
导读 60 余名被欠薪的乐视前员工陆续到达,有人带着孩子,有人则在胸前展开写有 " 乐视控股 " 的白纸。他们绝大部分是乐视非上市体系公司离职员工。

  乐视欠薪者仲裁现场记:前员工称万万没想到是这结局

   " 万万没有想到是这个结局。"

  7 月 13 日上午,位于南十里居的朝阳区仲裁委员会大门口,太阳炽烈,闷热异常。

  60 余名被欠薪的乐视前员工陆续到达,有人带着孩子,有人则在胸前展开写有 " 乐视控股 " 的白纸。他们绝大部分是乐视非上市体系公司离职员工。

  他们申请仲裁的钱大致为三部分:一是离职之前的薪酬,二是在合同期内被公司辞退的赔偿金,个别人则还有垫资的报销款;少则万余,多则近十万。

  7 月 10 日,本来是乐视正常发工资的时间,但这次,他们并没有收到那条钱款到账的短信提示。而在一些人的离职协议上,明确写有 7 月 10 日支付赔偿金的承诺,但他们并没有按时收到钱款。于是,有人组建了 " 乐视讨薪维权 " 微信群——目前人数已接近五百——相约 7 月 13 日上午到北京朝阳区仲裁院申请仲裁。

  上午 9 点零 5 分,朝阳区仲裁院开门办公,人群涌入,各自取得表格,填写仲裁申请书。

  危机之下的生机

  " 万万没有想到是这个结局。" 填完仲裁申请书后,闫辉感慨道。今年 39 岁的他在 2014 年年初加盟乐视移动之前,是索尼中国的技术工程师。他就职乐视很大程度上与乐视手机互联网概念有关," 看好这个方向,想做点东西出来。"

  彼时的乐视,正处于商业版图扩张的第一期——凭借视频流媒体服务成功上市融资之后,乐视创始人贾跃亭开始进军智能手机领域。

  但 2014 年,无疑是关乎乐视生死存亡的一年。这年 7 月,国家广电总局出台政策,限制互联网盒子的销售,这对乐视是直接的政策利空,上市公司乐视网股价应声下跌。

  更大的危机,则是乐视核心人物贾跃亭在 2014 年 6 月的悄然出国,迟迟不归。尽管乐视高层人员的公开说法是贾跃亭出国 " 考察 ",是为了布局乐视的海外业务。

  此时呈现给公众的乐视似乎摇摇欲坠。但在乐视移动技术工程师闫辉看来正好相反,乐视的生机也正在酝酿:2014 年的四五月间,乐视超级手机的开发已悄然起步。

  当时,在乐视,加班成为闫辉的工作常态,并且没有加班费。" 乐视就在我家楼下,几个月前,每晚十点之前,乐视大楼总是灯火通明。" 一位乐视的邻居说。闫辉带领的研发团队,最多时,有近 30 人。

  2014 年 11 月下旬,滞留境外长达半年的乐视实际控制人贾跃亭回国。

  2015 年 4 月,第一代乐视超级手机面世,销售一举超过九百万部。对于一台从零开始的手机来说,这无疑是个优异的成绩。

  乐视超级手机大卖,对于中年工程师许申荣来说,是 " 开门红 ";对于贾跃亭来说,则似乎是否极泰来的开始——他在这一年频频举办超级盛大的各类发布会," 生态化反 " 声势震天,几乎成了每个乐视人彼时的口头禅。

相关推荐

查看更多: 乐视 员工 仲裁 欠薪者

热点专题

更多

为你推荐

更多